免费看视频软件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呢?爱他吗?

爱这个字,白薇很久没说过了,她还会爱吗?还有爱的能力吗?

在他怀里越哭越心酸,白薇点点头,头抵在他怀里,重重的点了两下,贴着他衣服的脸压住了呼吸和声音,沉闷的应了一句了,“我才不爱。”

顾延森箍紧倔强女强人,也不计较她的口是心非,“好,现在不爱没关系,会有一天……会爱上我,我等着那一天。”

白薇纤细的手指扣着他的腰,以自己全部的力气把他与自己的贴紧靠近,她想近一点,再近一点,害怕眼前的一切只是幻影美梦。

白薇许久之后才抬起头,隔着没有擦掉的眼泪,她看到卧房内的闪光灯眨巴灵动的眼睛,一下一下的要把人的心融化了,低迷梦幻的灯光烘托出顾延森的下巴,把他的面部线条都修饰的极为柔和。

“顾延森,没吃错药吧?确定,现在跟我说的话是真的?清醒吗?喝多了吧?”

顾延森捉住她的手捂着自己的心脏位置,隔着衣服和肌肉,手掌心感觉到他强力的心跳,一下一下,很快,很铿锵。

“我很清醒,比任何时候都清醒,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薇薇,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,我顾延森以前见人无数,身边的女人也不少,但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心跳这么快的,自己摸。”

手掌下的心跳,咚咚咚,频率很快,安静的卧房内几乎只剩下他的心跳声而已,再也无需任何语言解释,她相信他。

“吃了什么东西?把心跳搞这么快,不怕他跳出来?”

文艺复古气息美女周末小时光写真

“能跳出来就更好了,让看看我的心脏上是不是写了的名字。”

白薇眸子赫然张大了一些,一个抬头,跌进了他的深眸,他潭水般的眸子将她吞没,让她在其中无尽的徜徉。

“油嘴滑舌!这种把戏骗外面那些女人去吧,少跟我来这套。”白薇佯装发怒,手臂用力挣扎一下,却被他更紧的捉住。

“以后我只骗一个人,做一个人的大骗子,骗一辈子。”

暧昧的夜色撩开无边风月,顾延森好听的嗓音染满了爱抚诱惑,一字一句都让女人的心尖儿颤抖不息。

白薇何曾听过这样的情话,这样的海誓山盟,距离她太遥远了。

“顾延森,我不喜欢坐摩天轮,我不想在幸福的最高点着魔上瘾,然后再回到谷底,别随便给我这么大的期待。”

“我发誓,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实意,不可以不相信,我会做给看。”

“做给我看?”白薇反问了一句,脑袋里迅速想到了过往种种。

做吗?呵,男人这种东西,脑袋里想到的不就是这些事吗?

多现实,多让人心酸。

顾延森却没深想,把她带到落地窗前,从背后拥着她,把窗外的灯火指给她看,“薇薇,喜欢这里吗?”

视野好,视角广,窗外可以看到城市的夜景,地理位置是很不错。

“嗯,还不错。”

顾延森下巴搁她肩窝处,宠爱的声线因为低哑而性感,“以后搬来和我一起住吧,喜欢什么风格的装修,就改成什么风格。”

嗯?

“原来顾延森先生想要的不是一次服务,而是长期服务?胃口是不是开的太大了?”

被白薇扭曲的三观给挤兑的简直要当场撞墙,顾延森恨不能现在就把她掀翻在床,随了她的愿!

“薇薇,我现在简直要怀疑,咱们俩到底谁的思想更龌龊,我意思是,让住过来,我方便照顾,工作强度大,自己的住的话三餐得不到保证,生病也不能及时看医生,跟我住在一起,我会随时随地保护,懂我的意思吗?“

懂……倒是听懂了,可总觉得不真实,这些话真的是顾延森说的?

“从哪儿学来的台词?”

卧槽!为了今晚我毕生所学都用上了,居然说我借用台词?心碎了,薇薇,……真是气死我了!”

他受伤的捧住心脏,白薇咯咯笑了几声,一拳头正中他的胸口,“别装了,细碎?心脏是玻璃渣做的?哪儿那么容易碎。”

“所以,答应我了吗?搬来和我一起住吧。“

一起住……白薇倒也不是放不开的人,只是顾延森只提出住一起,为什么对结婚这个话题只字不提?

并非敏感体质的白薇,面对感情的问题,竟然也敏感了起来。

“住一起……我还没想好。“

“需要想多久?我等。“

他接话太快,白薇完全没跟上节奏,所以对话就空了一拍。

顾延森忽又一拍脑门,“对了,还没吃饭吧?我今天尝试了一下做饭,不知道喜不喜欢,中餐太麻烦,而且家里现在的开放式厨房不太适合做中餐,所以我只做了西餐,下来我们一起吃。”

白薇:“……做饭?”

原谅她真的愣了三秒。

顾延森献宝似的点头,“没做过,尝试了一下,味道可能不太好,来鉴定鉴定,以后可以改进。”

改进?白薇更加无言以对。

明亮的餐厅,西餐桌铺展开洁白的绣花桌布,桌布整洁的没有一丝皱褶,桌布上摆放着一个黑色瓶身的广口花瓶,里面插了一大把白色的百合花,百合花中间还有几朵黄色的康乃馨。

她不喜欢玫瑰,顾延森记得洛寒说过。

香水百合花香清雅,两人面前摆放着五个餐盘,牛油果什锦沙拉,三文鱼,牛排,蛤蜊汤,还有一份栗子蛋糕。

看色相搭配的挺不错,即便不吃也觉得养眼,白薇并不知道养尊处优的顾延森居然会做饭。

沙拉简单,可三文鱼和牛排的难度不小,蛤蜊汤也不好熬,加之最后的小蛋糕……无法想象顾少爷挤奶油是什么样子。

“这个……甜品不是我做的,我尝试了一下,难度太大放弃了,蛋糕是让人送来的,栗子口味,喜欢吗?”

他隔着餐桌小心翼翼的询问她,眼中充满了期待,好像一个等待表扬的孩子般。

男人会在爱的人面前不经意变成孩子,原来是真的。

白薇抿着红唇,“好不好吃,吃过才知道。”

手中的刀叉一起一落,她先切了一小片牛排放入口中,七分熟的牛排,入口的时候微微有点老,但吃了几口发现……好吧,心儿似乎只有五分熟。

“嗯,味道还不错。”

“真的?!喜欢的话多吃点,对了,这个红酒喜欢吗?或者我去酒柜换一瓶?”

波肯酒庄的高档红酒,珍藏版,哪有不好之说?顾延森今天准备了这么多惊喜,花了这么多心思,如果只是想睡了她……

未免太费心了吧?

白薇摇头,怎么到现在还怀疑他的动机。

果真是自己在复杂的世界生活太急,很难相信人间有真爱了吧。

烛光点缀晚餐,星辰融汇红酒,这样的晚餐,吃的满口都是爱情味道。

晚餐前的疑虑、顾忌,经过他贴心的照顾荡然无存,白薇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顾延森对她的心意比他说出来的还要深刻。

她沉沦了……

享受完晚餐,已经是深夜。

顾延森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,不知是红酒上了脸还是真的害了羞,此时的顾延森脸上居然有一团火烧云。

“那个……我送回家。”

白薇噗嗤笑了,脸红的顾延森,新鲜的体验。

“也喝了酒,怎么送我?不怕酒驾?”酒精作用下,白薇的脸也有些泛红,酒精燃烧肌肤,细胞都分裂出了躁动不安的因子。

顾延森抓着车钥匙,“那……我给找个代驾,开车来的……”

白薇好整以暇的看着左思右想措辞的顾延森,“顾少,酒还有吗?”

顾延森愣了下,回头看看餐桌上已经空了的酒杯,“还想喝吗?我去拿酒。”

白薇丢下包包,纤长柔软的手臂伸到顾延森的身前,趁其不备拉住了他的白衬衣领子,手指用力往下一压。

顾延森挺拔的海拔被动的低了一截,怔忪间,白薇的唇已经对准了他的口覆盖上。

唔!

一声闷呼自男人的咽喉处发出,被人拽着领子索吻,他顾延森的撩妹生涯从未有过!

从未!有过!

白薇把顾延森拉到与自己唇恰好拼接的高度,缱绻吸走他口中残存的酒香。

顾延森眸子被她的举动惊的瞪大,“薇薇……”

白薇松了松手,错开他的唇妩媚的笑道,“这不是还有酒吗?我喜欢这么喝。”

这女人,太抓心挠肺了。

“是吗?我还有别的库存,要不要一次喝个痛快?”

热掌贴她的细腰,一步一步循循善诱。

白薇“咔哒”踢掉高跟鞋,媚眼如丝,醉意三分,“有何不可?顾少愿意给,我就愿意喝。”

“给,我的都给。”顾延森附身将白薇横腰抱起,迈步走上木质台阶,迷蒙的闪光灯眨巴眼睛,诉说着我爱。

“扑通!”

顾延森将人抛入锦被,手指解开衬衣,热气扑面,烧红了如水的夜。

白薇声音潺潺,“我的,也都给,全给……”

顾延森附身……

“薇薇,叫我的名字,好吗?”

“唔!”

“叫我的名字,乖。”

“顾、顾延森。”

“我的名字,亲爱的。”

“延森、阿、阿森。”

阿森,嗯,他等待的就是这两个字。

锦被翻起波浪,长发绵延着臂膀,锁骨,腰肢,细密的汗水凝聚沉闷的呼吸,在无边无际的长夜纵情和鸣。

Tags: